欧洲议会“换血”,未来5年欧洲政经风向标
2019-05-28 11:00: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9年5月23日至26日,欧盟(European Union)28个成员国选民计划投票选出新一届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751名议员,同时还将改选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央行行长、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五大职位,将决定未来五年欧盟5亿人口的发展方向,因此倍受关注。自2014年第8届欧洲议会选举以来,欧盟内忧外患,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南北矛盾、东西裂痕加剧,恐袭阴云难消,难民危机持续发酵,英国“脱欧”陷入僵局,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面临经济增长乏力困境,法国“黄背心”示威不休,民族主义(Nationalism)、民粹主义(Populism)、疑欧(Euroscepticism)势力不断增强,危机重重;加之欧洲选民热情普遍不高,本届议会传统建制派政党40年来的主导局面可能会被打破。5月2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欧盟正面临“生死存亡”,本届选举系1979年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欧洲议会简介
欧洲议会(EP)作为欧盟重要的立法、监督、预算和咨询机构,也是唯一直选的议会机构,与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并称欧盟的三大支柱。欧洲议会由欧盟28个成员国的751名议员组成,任期5年,由直接普选产生,各成员国可自行决定具体的选举方式,席位也按照各自的人口比例进行分配。当选后,议员不再按照国籍划分,而根据各自政治立场组成跨国联盟,以议会党团(Europarty)的形式进行相关活动。欧洲议会负责审议通过法案以及欧盟预算案,其拥有职能相对较少,在税收、竞争法、外交政策等很多方面仅有建议权;在贸易协议等方面,仅可批准或否决,但无权修改,其决议也往往不具强制约束力,但欧盟议员意见仍很大程度影响欧盟及其成员国的决策。2009年《里斯本条约》实施以来,欧洲议会的地位、作用和决策权力逐步扩大。

本届议会选举日程
5月23日:英国、荷兰;
5月24日:爱尔兰、捷克;
5月25日:捷克、斯洛伐克、拉脱维亚、法国、马耳他;
5月26日:法国、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时、卢森堡、意大利、德国、丹麦、瑞典、芬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波兰、奥地利、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希腊、克罗地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塞浦路斯。

选情分析
选举前的民意调查显示,本届欧洲议会可能变得更加分裂,主流党团失势,边缘党团得势:亲欧并主张加深欧洲一体化的两大传统主流党派,即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EPP)与中左翼的“欧洲社民盟”(S&D),可能40年来首次失去议会多数席位,需要联合其他党团才能获得多数;诸如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党联盟”(ALDE),以及由绿党、地方主义者和左翼民族主义政党组成的“欧洲绿党”(EGP)等较小党团的影响力料增强;而新成立的民族主义与疑欧派“欧洲人民和国家联盟”(EAPN),由意大利联盟党党魁和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组建,得到德国选择党(AfD)、芬兰人党、丹麦人民党的支持,成为最新的极右民粹联盟,根据最新选情预测,算上英国议员,民粹政党甚至可能获得近三分之一的席位,成为欧洲议会的最大势力。
选举前夕,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分析,若疑欧议员占据33%席位,就能阻挠包括国际贸易、移民、国际政策、欧盟预算等领域欧盟政策的推进。虽然普遍反移民、反文化多元化,但诸民族主义、疑欧派政党在诸经济和社会政策议题方面意见不统一,且广义上的疑欧派分属多个不同党团,因此其协调步调施加影响力的能力或有限,依然难以主导或者显著影响欧洲政策方向,但其崛起可能影响主流政党转向更极端的政策立场。

抗议示威
2019年5月19日,本届欧洲议会选举前夕,欧洲多国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参加反对民粹主义及民族主义的游行,地点包括英国首都伦敦、法国首都巴黎、德国首都柏林、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波兰首都华沙、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等多个欧洲中心城市。
可以预见,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公布后,亲欧派与疑欧派支持者料在各地发起相关集会活动,不排除对立支持者间、警民间发生对峙冲突的可能。

选举影响
新一届欧洲议会可能的分裂令欧洲改革进程放缓,甚至在部分政策上造成僵局,导致欧盟政策方向的更大不确定性,使得投资者、企业、金融市场、利益集团等更难以预见立法进程的结果。
新一届欧洲议会的意识形态构成可能使该泛欧洲大陆立法机构更难以批准自由贸易协定。与美国签订贸易协定的前景在欧洲尤其引起争议。ALDE和EPP呼吁与白宫达成贸易协议,而绿党则表示,只要美国拒绝通过《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欧盟就不应该进行谈判。大多数大型党团希望欧盟加大对中国施压,以使中国向欧洲投资者开放市场;但通过将欧盟公司合并为大型企业集团,从而更好地与中美两大巨头竞争的想法仍然存在分歧。EPP支持该想法,但ALDE和S&D担心此举会创造垄断,进而提高物价。
将在2021年生效的下一个7年欧盟预算可能会引起诸多争议,尤其是在农业补贴和欧盟结构性基金等敏感问题。在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国内政治不确定性上升之时,欧洲大陆立法机构的构成与未来也表现出不确定性。本届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料对各成员国国内政局产生影响,值得驻所在国的中资企业与在外人员持续和高度关注。可以相信的是,未来,欧洲一体化进程虽然可能放缓,但大方向料不会发生根本改变。
资料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环球评论 | 美国拟对中国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及应对建议
下一篇:中国贸促会会长高燕:美方霸凌主义做法严重践踏多边贸易规则

分享到: 收藏